驕陽似火,酷夏難耐,已經是小暑了。連日來的33度以上的高溫,將大地灸烤著,散發著陣陣熱浪,玉米在田野裏痛苦的呻吟著,蟬兒在有氣無力的嘶叫,池塘已經乾涸。機井裏的水也不多了。人們在田野裏沒白天沒黑夜的抗旱。今年的夏天似乎比以往更加炎熱,一個無雨的夏季,會讓人